喊着要躺平的年轻人,往往都是“人生赢家”

原标题:喊着要躺平的年轻人,往往都是“人生赢家”

刘远举/文当下很多年轻人发出了反内卷,反资本的呼声,以及作为这种逻辑的结果——躺平。然而,世事纷繁复杂,我们看到的现象,与背后的事实往往不一样,很多时候,是南辕北辙的。

大城市中的白领,坐在CBD高耸如云的大楼,从事的都是金融、商业等第三产业。互联网大厂,本质上也是商业。根据政治经济学的理论,商业并不创造价值和剩余价值。不管这个商业是以前的小商小贩,还是现在的程序员、产品经理,都是如此。整个电商、互联网体系,本质上是买卖活动。

商业利润的来源,是商业资本减少了社会用于流通过程的资本总额,对产业资本家更为有利。所以,产业资本家,也就是实体企业的工人与农民,把自己所创造的价值分了一部分给商业资本——这像不像电商平台上的实体工厂店老板分给电商平台的利润?

所以,商业利润的本质是产业资本家让渡给商业资本家的一部分剩余价值,它的来源是产业工人。创造者是产业工人,而与程序员、产品经理、运营无关。坐在办公室,不晒太阳不流汗,不搬砖不拿锤子,是当不了“工人叔叔”和“农民伯伯”的。某在程度上,他们拿到的工资,是他们的劳动所得,但也源于商业资本家拿到的剩余价值,所以,商业职员间接的从产业工人身上有所得。

这些大厂白领,CBD白领的合理工资应该是多少呢?政治经济学中有另一个概念:无差别劳动。

劳动力商品的价值,维持劳动者生存与恢复劳动能力,以及延续劳动力,所需的生活资料的价值。还包含历史和道德因素。简单的说,劳动力的合理工资,就是上了一天班很疲劳,吃喝拉撒睡觉,外加生个孩子,所需要花的钱。显然,一个农民工与一个博士,所需的花费不是差不多的。没有所谓灵光一闪的价值,也没有稀缺性,也没有承担风险就该多收入的说法。换句话说,那怕大学毕业,学了计算机,工资也不该比电子厂的打工妹高多少。

超出这个限度的,就不是源于劳动价值,而是从他人身上有所获得。换个角度,互联网的红利,超过了他们的合理工资。这全拜中国经济增长,全球化下的人口红利,以及新技术带来的互联网红利所赐。

40年得飞速发展,中国名义GDP增加200多倍,各行各业的规模也相应扩大。更庞大的行业规模,更大更多的公司,都产生出更多的管理岗位。与此同时,新技术出现制造出新的需求与新的行业,互联网蒸蒸日上,产生出更多的管理层岗位。此外,中国还有庞大的人口红利,大量农民进入工业体系,进入低端岗位,替代了原本城市工人,构成职场金字塔的庞大基底,支撑起更多的管理岗位。于是,似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变为中层,每一个人都期望着股权与分红。

展开全文

在这个时代进程中,在一个大企业中,特别是互联网企业中,你如果聪明、勤奋,不用创业、不用承担风险,你就能按部就班、脱颖而出,随着公司爆发式发展,而获得高工资、股权、分红。你可以无风险的获得经济、技术发展带来的财富效应。但同时,在激烈的竞争下,成功人士、互联网新贵也不敢放松,都是工作狂,全年无休。

老板之下,股份、期权、奖金、分红,财富效应激励着公司高阶人员加班。这个趋势,半强制性地带动企业内部的普通员工。这些高收益行业的企业加班,进而带动市场上其他公司跟随——你的独角兽大客户天天加班,你必然跟随加班伺候。

加班的涟漪就这么扩散,与此同时,财富效应,也随之扩撒。

但是,技术红利、人口红利、全球化红利,都正在消失或放缓,互联网红利正在消失。

随着红利的消失,大公司也走到上市的阶段,无法再爆发式发展了。职场的无风险财富红利消失了。

一方面,缺乏“职场空间”“财富”来报酬“奋斗”,于是,激励相容不再存在。另一方面,由于发展减缓,剩下的那点“职场空间”“财富”也缺乏“业绩、成果”来作为分配标准——这就相当于激励机制失效,那么,必然出现“耗散”,变为无效加班、办公室政治、精美而无用的PPT。

这就是内卷。

饿死的骆驼比马大,处于红利中心的行业尚可维持,但其他行业中的年轻人则会发现,加班没用,内卷无用。内部的空间,已经无法承担财富梦想,无法买房、无法留在大城市,自然就会发出躺平的声音。

这个群体只是少数。2000年时,本科及以上占到了网民中41%,到了2020年,这一比例已经降到9.3%。大专比例从29%,降到了10.5%。高中、中专、技校比例几乎没变,都在20-23%这个档次。这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教育系统的改变,老百姓上了高中,基本上意味着目标就定在了大专与本科。最大的变化,是初中以下的人的比例,2000年时为6.4%,到了2020年,比例上升到59.6%,占了一半以上。那么,如果要对中国互联网的形象做一个用户描写的话,那么就是一个20出头的初中学历的年轻人。正因为如此,才有网上得低端的天下的说法。

但是,这个群体的声音特别大,其话题设定能力、舆论能力非常强。舆论的传播,是由意见领袖设定话题,然后,受众接受,然后依次传播的,就像水面涟漪的扩散。作为群体而言,设定话题的始终是小部分高学历群里,在知乎、豆瓣、B站中冒出来,得到应和,然后向社会扩散。这两个词也成为社会热议的热词。

但是,无论如何,这些年轻人,仍然是中国社会的强者。真正潜在着的,是那些从不指望在大城市买房定居,也不懂内卷这样晦涩词汇,也不会参与这样讨论的,互联网上的大多数年轻人。

认识到这个问题,是客观、理性的讨论内卷与躺平的开始。

(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)